欢迎访问上海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冲锋枪扫射警车从容突围:01年邓永良武装绑架团伙杀22人

时间: 2018-08-14 00:23 作者:浙江新闻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冲锋枪扫射警车从容突围:01年邓永良武装绑架团伙杀22人

2018-06-25 19:07 来源:萨沙讲史堂

原标题:冲锋枪扫射警车从容突围:01年邓永良武装绑架团伙杀22人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请订阅微信公众号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84讲)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不要看,切记!!!

这是1个疯狂的团伙,这也是1个极端暴力的团伙。他们以绑架为生,凶悍狠毒,曾经和警方4次枪战,打死2个警察。一次枪战中,歹徒竟然用冲锋枪扫射警车,杀出一条血路。更夸张的是,他们还嚣张的喊叫“你们的家伙不行,干不过我们!哈哈哈!”听萨沙说一说吧。

2002年1月18日,安徽省会大合肥和以往一样喧嚣、繁华。安徽省公安厅大楼中,却是一片紧张气氛。

这里,公安部特派5局4处安晓辉处长,紧急组织江苏、山东、河南、安徽四省公安厅骨干,全力侦破地跨四省的特大连续武装绑架案件。

与会的公安干警,不乏全省全国著名专家。此时,他们无一不是眉头紧锁,表情严肃。

干警们非常清楚:他们的对手不但凶悍之极,还特别狡诈。

我们先从3个月前的一起特大绑架案件,谈起。

2001年9月28日,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吴老板开着自己的豪车。

砀山县不大,只有几十万人口。县城位于安徽省最北端,地处皖、苏、鲁、豫四省七县交界处,是个重要的交通枢纽。

正是因为这个交通枢纽,小小的县城治安却不太好。警方跨省侦查甚至抓捕都有很大困难,很多罪犯在四省交界处流窜作案。仅仅2001年,砀山县内就有几起恶性案件,县公安局疲于奔命,焦头烂额。

除了著名的砀山酥梨以外,砀山县也是重要的物流中心,经济在省内算是不错的。

家住城关镇西关的吴老板,是县城的名人。农民出身的吴老板,从水果生意做起,很快发家致富。有了钱后,吴老板又转行做了更容易赚钱的建筑业。

在砀山县内,吴老板虽不算是第一流的富豪(萨沙:猜猜一流富豪都是什么人?),也是有名有号的富人。

他在省会合肥和临近的江苏徐州,都买了房。

在砀山县,吴老板有多套住房,还建有1个别墅,家里有2辆豪华汽车。

农民企业家通常都比较高调。平时,吴老板带着硕大的金戒指、金手链,拿着高档手机,在县城街头仰首阔步。

28日下午,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打到吴老板的手机上。

这是本地手机,号码是陌生的。刚刚接通手机,吴老板就听到了略带外地口音的狰狞声音:你是吴老板?

吴老板:对,你是哪位?

陌生男人:你别管我是谁。告诉你,你闺女在我们手里。你要是还想见她,给我们168万。

像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吴老板瞬间呆住了。

不管车子还在公路中间,吴老板急忙踩住了刹车。

此时的吴老板抱有一丝希望,会不会是朋友耍他?

吴老板:兄弟,你是不是开玩笑?

陌生男人:开玩笑,我开你妈的玩笑。你听听。

几秒钟,电话里传来女儿小兰兰的哭喊声:爸爸,救我。爸爸。

陌生男人又说:你现在就筹钱,然后等我们通知。记住,不要报警,不然就等收你闺女的尸。

啪,电话挂断了。

吴老板惊魂未定,头脑一片空白。

直到后面有车猛按喇叭“前面车干什么?怎么停在大路中间?”,吴老板才回过神来。

他急忙打电话给女儿的班主任,后者说:我正要找你呢?你家小兰兰怎么没来上课!

顾不上解释,吴老板急忙打回家,询问女儿在不在家?

妻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一早就出门上学了吗?你忘了?兰兰还跟你说了再见呢?

完了,吴老板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女儿真的被绑架了。

吴兰兰是吴老板的爱女,今年刚刚14岁,是初二学生。

吴老板把女儿被绑架的事情,告诉了妻子。

一瞬间,吴家里炸开了锅。

这边,吴老板毕竟是在社会上闯荡的人,很快恢复了理智。

怎么办?给钱?

168万现金可不是小数目,一二天内到哪里搞去?

况且,这伙歹徒是什么人?

不知道。

是吴老板的仇人吗?

吴老板生意上有些对手,也不算是什么仇人,绝对不会绑架他的女儿。

究竟给不给钱呢?就算给了168万,这伙人会将小兰兰放回来吗?

不知道。

吴老板迅速赶到家,不下二三十个亲戚已经等在这里。

吴家的长辈们比较持重,认为应该给钱以保证孩子安全。168万一时凑不齐,可以讨价还价减少一些。况且家里亲戚朋友多,大家拼命凑一凑,还是拿的出。

吴老板的兄弟、姐夫、妹夫,则多主张要报警。

他们认为,歹徒的来路不明,怎么知道他们会放人呢?歹徒拿到钱后,很可能再杀人灭口。如果不报警,很可能人财两失。

大家激烈讨论到晚上8点,最终还是由吴老板拍板。

吴老板左思右想,终于决定报警。

为什么这么决定?源于吴老板对陌生男人的恐惧感。

在社会上闯荡了20多年,吴老板什么人都见过,包括一些坏人。这个打电话的绑匪,声音极其凶恶,让人感觉到他毫无人性。

吴老板认为,这种人恐怕不会留活口,根本就不可能放走兰兰,只能报警。

吴老板打电话给自己的熟人,砀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张忠义大队长。

张忠义大队长是东北人,当年42岁,是个1米8几的大块头。因能力较为突出,他从宿州市公安局(砀山县属于宿州市)调到这里,担任大队长职务。

砀山县的治安不好,张忠义正为境内一起连续强奸杀人案,忙的焦头烂额。

萨沙:该案直到2006年才侦破,奸杀恶魔刘金忠前后作案8年之久。

即便如此,砀山县还是立即成立928绑架专案组,全力侦破吴兰兰被绑架案件。

当晚,一组民警进驻了吴家。

第二天上午,绑匪终于打来电话。

歹徒:姓吴的,钱准备好了吗?

吴老板:兄弟,168万太多了,我付不起。

歹徒:放屁,砀山县谁不知道你有钱?你跟我哭穷,不想要你闺女了?

吴老板:兄弟,我最近生意周转不过来,真的是拿不出来这么多。

两人激烈讨价还价了一通,歹徒让了步:行,你也别说我们不仗义。一口价,60万。你一个大老板,女儿的命总不会不值60万吧?

吴老板:好,60万就60万。能不能让我跟女儿,说几句话?

几秒钟后,电话又传来女儿的哭声:爸,快救我。我好害怕。。

没等吴老板说话,歹徒抢过电话,又说:你马上准备好钱,明天我会告诉你交钱的地点。记住,别报警。不然,让你闺女不得好死!

通电话期间,民警一直在傍边听着。

砀山县非常重视这个案子,苦于小小县城,办案能力有限,之前还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绑架案。

无奈之下,县城警方只能以勤补拙,将所有30多名刑警集中起来,24小时待命。

就在民警们部署明天抓捕计划时,狡猾的歹徒耍花样。

当晚19点28分,歹徒突然打来电话:姓吴的,你现在就出发,带着钱,就你一个人。到萧县大屯镇交钱。

一旁张忠义大队长,赶快对吴老板打手势,后者心领神会:这么晚,就我1个人,万一钱被人抢了怎么办?

陌生男人稍微犹豫了一下:好,你再带1个人。记住,只能2个人1辆车。要是我们发现你报了警,或者有别的车跟着,马上杀了你闺女。告诉你,我们可不是初出茅庐的生瓜蛋子,别惹急了我们。

吴老板慌忙带着钱出门。张忠义大队长让1个身手很好的配枪民警,化妆成他的表弟,坐在副驾驶位置。

这边,全县35个民警分为6组,乘坐多辆车,分几路跟踪吴老板。

此时,情况就对民警们非常不利。

砀山县是交通枢纽,去萧县大屯镇的公路晚上车辆却很少。即便有一些车,主要也是大卡车。

因经验不足,怕被歹徒脱逃,民警们使用了好几辆车尾随前进。

到了萧县大屯镇,狡猾的歹徒突然要求变更地点,让吴老板转向另一条农村小路上。

这条路,晚上根本就没有车辆。

吴老板的车上了小路以后,后面的民警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跟着走。

荒无人烟的小路上,就有了好几辆车了。这里没有路灯,车辆只能开着车灯。这不就是打广告吗?瞎子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于是,歹徒再次打来电话:姓吴的,你他妈真有种,竟然敢报警?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闺女的脑袋砍下来?

吴老板大惊,哀求:没有,我真没报警。

歹徒:跟着你的那几辆车,是干什么的?

吴老板:是我几个亲戚,他们怕我出事,被你们害了。

歹徒冷冷的哼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这边,吴老板瞬间感到了极大的恐惧。

民警们被发现了?歹徒们会不会杀人?兰兰会不会出事?

就算不出事,歹徒们会不会打兰兰?会不会。。。?

兰兰被绑架已经十几个小时了,歹徒有没有给她吃东西,有没有虐待她?

父女连心,吴老板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坐镇后方的张忠义大队长,比吴老板还着急,急忙劝他冷静。

吴老板回到家后,吴家又是满满一屋子人。

报警解救失败,这次吴家长辈的意见占了上风。

大家一致认为报警不靠谱,现在吴兰兰非常危险,还是先给钱救回人再说。

于是,在吴家亲戚的抗议下,进驻吴家的那组民警被迫撤出。

第二天,歹徒没有打来电话。吴老板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一分钟也睡不着,一口饭也吃不下。

第三天,也就是10月1日凌晨3点,歹徒突然打来电话,说再给吴老板一次机会。

救女心切,吴老板偷偷避过警方,带着真正的表弟,两人带着钱出城。

歹徒认为吴老板曾经报警,对他特别警惕,不断变换地点。吴老板驾车先后辗转皖北地区宿州、淮北、阜阳、涡阳。

最后,歹徒选定在涡阳县,靠近涡河的1个小村子边交易。

吴老板和表弟下车后,刚刚走到村口,农村的狗就大叫起来。也许这个村子很少来生人,狗叫的特别厉害,惊动了躲藏在附近的歹徒。

歹徒们认为,吴老板可能又报警了,带着大批警察来抓他们。

于是,歹徒骂了吴老板几句,取消了这次交易,让吴老板继续等着。

电话最后,歹徒又让小兰兰和吴老板说了几句话,证明她还活着。

此时兰兰的声音微弱,似乎连哭喊都无力了。吴老板心如刀绞,却没有任何办法。

回到砀山县以后,民警们很快发现吴老板私自出城的事,主动上门询问。吴老板开始不承认,但随后一等6天没有歹徒的电话。吴老板急了,主动找到专案组大队长张忠义,交代了全部情况。

民警们立即再次进驻柳家,反复排查吴老板的社会关系,却毫无收获。

心急如焚等了6天后,10月7日,歹徒再次打来电话,要求吴老板带着钱赶到山东曹县,又让他进入火车站。

民警们远远跟踪,在火车站全面部署。

没想到,歹徒又打来电话,让吴老板搭下一班去郑州的火车,去郑州交易。

显然,如果吴老板去了郑州,民警很难继续追踪。

这种情况下,民警要求吴老板设法拖延。吴老板也心力交瘁,坚持和女儿通话后才上车。

歹徒大怒,骂吴老板没有诚意,这时候还敢讨价还价。

双方开始激烈争吵,吴老板强硬表示不通话就不上火车。

结果,火车开走,吴老板还在站台上。

那边电话中,传来一句狰狞的吼声:你等着给闺女收尸吧!

随后,电话断了,永远断了。

专案组在山东曹县连续等待3天,再没有绑匪消息,只得撤回砀山。此后,再也没有兰兰的任何消息。案件陷入僵局。

民警们没说,但吴老板全家都明白,兰兰已经遇害。

全家人天天以泪洗面。尤其是家里的老人,看到民警就像看到仇人一样,认为他们办事不利。

此案如此结果,参战民警们也深感内疚。他们用尽全力,辗转多省不辞辛苦,却没有救回兰兰。

刑警大队张忠义大队长还是吴老板的熟人,这下连面都不能见。

这边,砀山县公安局局长晁友福、副局长邵珠峰都是硬汉子。他们认为,事已至此,说别的没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抓住歹徒,为小兰兰讨回公道。

这边,公安厅崔厅长也在案件上批示,要求继续侦查,一定要抓住绑匪。

928专案组民警经验有限,却也有自己的判断。

他们认为,这伙歹徒作案极为老练狡诈,对皖北、鲁南的地形非常熟悉,绝非初犯。

这伙歹徒,很可能之前就做过同类的案子,就是在四省交界处。

根据这个分析,砀山县开始调查周边的同类案件,立即就有了收获。

仅仅4个月前,砀山的邻县:江苏省丰县,也发生了同类案件。

丰县是江苏省徐州市下属县城,经济发展一般。

不过,苏北的特点是,无论再穷的地方,都有一堆大富人。他们怎么致富的,大家猜猜看?

2001年5月22日晚10点,在外面吃饭丰县石油公司干部朱英,突然接到电话。一个狰狞的声音告诉他,朱英9岁的儿子牛牛被他们绑架。

朱英急忙询问妻子,晚上8点,牛牛去公仆三巷的公厕途中失踪。门口邻居说,似乎看来有个男人,将牛牛抱上了1辆面包车。

歹徒勒索50万赎金,双方讨价还价到30万。

朱英怕人财两失,随后向丰县公安局报警。

第二天晚上,朱英又接到电话,让他带着钱去山东省菏泽市下属的单县,然后又去安徽省的砀山县。

丰县这种小地方,刑警也缺乏侦破这种大案的经验。

期间,歹徒发现了跟踪的警车,立即扔掉手机,不再和朱英联络。

10天后的6月2日,萧县酒店乡丹楼村村民冯领,去自己麦地干活。突然,他发现地里有个麻袋,似乎有血迹。冯领用镰刀割开麻袋,看到了1个小孩的遗体。

这就是可怜的牛牛。

根据尸检表明,牛牛一直活到5月30日,才被歹徒用绳子勒死,抛尸萧县。

父亲朱英看到儿子牛牛的遗体后,当场昏死过去。

现场的民警和围观群众,很多也留下了眼泪。这伙歹徒太狠了,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显然,这起案件和砀山县吴兰兰绑架案,高度相似。甚至,歹徒还让朱英赶赴砀山县交钱。

丰县警方曾经录下了歹徒的通话内容。

砀山县专案组,立即将这个录音带,放给兰兰的父亲吴老板听。

吴老板瞬间听出,这就是绑匪的声音。

由此,2个案件并案,丰县公安局还专门抽调4名民警在砀山帮助工作。

只是,目前的线索还太少。

除了歹徒驾驶1辆面包车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同时,歹徒的手段非常熟练,似乎在丰县的作案也不是第一起。

于是,丰县和砀山县警方,又对周边类似案件进行摸排。

这一下,他们都被惊呆了。

自1999年以来河南省周口市、许昌市、驻马店市发生的至少9起绑架案与砀山928绑架案件,基本一致。

更夸张的是,这伙歹徒竟然是持军用武器的武装团伙,曾经和警方发生过枪战。

2000年12月15日,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发生一起类似的绑架案。1名徐姓商人的中学生儿子,被歹徒绑架,勒索50万元。

万幸的是,河南坏人多,河南民警的办案经验,远比江苏、安徽的同行丰富。西华县区区一个小县城,刑警们竟然处理过多起类似案件,颇有经验。

萨沙:上面这句话,怎么感觉听起来很奇怪。

西华县的刑警们,没有像江苏、安徽同行那样胡来,派大量民警随便跟踪甚至围堵。西华县警方以1辆车跟踪,其余警车都在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外围部署。

于是,歹徒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当然也不会终止交易。

1名歹徒出面,喝令徐姓商人将车门打开,亮着车灯。在确认车上没有其他人时,歹徒才让徐姓商人下车交钱。

在徐姓商人交出11万元赎金后,果然有1辆车出现,上面共有3个歹徒。他们将小孩子丢在路边,随即开车离开。

徐姓商人也赶忙将孩子接走,驾车高速离开现场。

见人质已经安全,尾随的西华县警车上4名民警,立即将手枪的子弹上膛。这辆警车突然冲上去,试图进行抓捕。

万万没想到是,4名歹徒竟然拿出2支54式手枪、1支56式冲锋枪和1支自制手枪,对准这辆警车疯狂扫射。

车上的民警,做梦也没想到歹徒会有冲锋枪。

枪战中,车上4个民警使用54式和64式手枪还击,哪里是冲锋枪的对手。

手持冲锋枪的歹徒,似乎受过军事训练,射击非常准确。

短短一二分钟内,冲锋枪子弹像雨点一样扫入车内,将开车的民警胸部射穿。

民警中弹后,车子失控翻倒了。负重伤民警,经过抢救才侥幸脱险。车上另外3个民警,也不同程度的受伤。

事后发现,这辆车上被冲锋枪击中6发,被54式手枪击中5发子弹,打出了11个弹孔。

见警车翻入路边,歹徒们竟然停下车,狂笑:“你们的家伙不行,干不过我们!不跟你们玩了!哈哈哈!”随后驾车就走

与此同时,其余外围的警车立即追击,双方又在公路上展开追逐。

混战中,歹徒一面用冲锋枪扫射,一面将车上的2袋石灰丢下,到处都是烟雾。

此时警方被迫减速。

没想到,歹徒突然又扔出1枚手雷,将一辆警车的前车窗和车头炸烂,车辆也失去控制。

歹徒乘机突围逃走。

其实,就算警方能够追上去,他们火力还不如歹徒,根本对付不了这伙人。

家属损失了11万元,万幸的是孩子没事。

枪战中,1名民警受重伤,另有几人轻伤。

这些民警尽力了,也付出血的代价。但小地方的警察,根本没有受过这种训练,也没有合适的武器,对付不了这种武装歹徒。

绑架又使用军用枪械杀伤民警,案件震动了河南省公安厅甚至公安部。

专案组询问了人质孩子,得知歹徒共有4人,都持有枪支。因刚上车就被蒙住眼睛,孩子不知道歹徒的长相。孩子说其中几人好像是河南口音,不过不能确认。

孩子还说,这伙人曾经说过,他们已经做了四五十个案子,打死打伤三四十人。他们还说曾警方枪战过2次,打死过2个民警。一个外号叫做老骚的胖子,自称亲手杀了15人。

这个胖子还说,警察都是拿工资养家的,吃国家的,不会拼命。他们歹徒是用命换钱,吃自己的,不拼也是死,所以比警察厉害的多。

萨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王八蛋倒也没说错。

当时的民警根据弹道分析,发现这伙歹徒罪行累累。

他们曾经在1998年11月22日河南省兰考县城,抢劫了一辆摩托车,将车主宋百峰开枪打死,又捅了几十刀。

同时这伙人,还在1998年5月25日,于安徽省阜阳市抢劫摩托车。将车主梅海山、李刚开枪打死,抢劫了2辆摩托车。

这两次作案中,曾有人看到他们的相貌,认为他们有时是3人,有时是4人。

通过相貌的描述,警方又发现他们同,1995年安徽省蚌埠市持枪抢劫出租车案件有关。

这次是2人作案,手持54式手枪,试图将司机杀死后抢车。这个司机比较机灵,果断跳车逃走。车辆失控后,和一辆大货车碰擦。

2名歹徒不敢久留,弃车逃走。

根据司机描述,认定就是这伙歹徒中的2人。

以上3起案件,已经非常恶劣了,还有更恶劣的。

早在1995年1年内,河南连续发生十几起恶性抢劫案件。

1辆开往浙江温州的客车,在河南省界上,被几名蒙面歹徒持枪抢劫。因旅客试图反抗,歹徒开枪打死1人,抢劫了1万多现金。根据弹道分析,这支54式手枪就是系列案件的凶器。

不到1个月后,这支手枪又在洛阳打死了1名出租车司机,抢走桑塔纳出租车。

在几天后,新郑市警方发现路上有辆桑塔纳很可疑,怀疑是被盗车辆,将其拦住盘查。

期间,3名歹徒突然开枪拘捕。一名民警头部中弹,当场牺牲。另一名民警腹部中弹,倒地不起。剩余几个民警,立即开枪还击。

混战期间,1名歹徒被子弹击中手腕,丢下了1支54式手枪,仍然驾车脱逃。

逃跑期间,歹徒凶残的碾压了腹部受伤的民警,后者光荣牺牲。

持枪拘捕枪战杀死2名警察,这可是惊天大案。该案件被列为河南省当年10大案件之一,仍然长期没有线索。

根据分析,歹徒遗弃在现场的54式手枪,不是国内的手枪,而是当年抗美援越时送给越南的武器。歹徒应该是去越南,购买的这些武器。

看来,追查武器这条线索也中断了。

除了以上的案件,从1995年开始,长达6年内,这伙人在河南、安徽、山东、江苏、河北等地,持枪作案高达60多起,可以证实遇害者就有20人之多,另外10人重伤。

这60多起案件,大体分为两个阶段。

在2001年之前,歹徒多在四省交界游走,以持枪武装抢劫为主。受害者主要是行储蓄所,公路沿线加油站,棉花收购点,银行取款人等等。

目前可以确认的抢劫案件,就有33起。这伙歹徒非常凶残,视人命如草芥。四省交界处,当地民风强悍,经常有人起来和歹徒搏斗。

于是,这伙歹徒遇到反抗,就立即开枪杀人。

他们先后开枪杀死16人,杀伤7人,抢劫汽车8辆,摩托车8辆,机动三轮车2辆,现金14万余元。

枪杀16人,这绝对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特大案件。

没多久,歹徒们也有些害怕。

这样持枪乱来,目标太大,动静也太大,很容易出事。

从2001年开始,歹徒转为相对隐蔽的绑架作案。他们在四省交界出游走,选择各县的有钱人,趁其不备绑架他们的孩子,然后勒索赎金。

在歹徒看来,这种绑架不用舞刀弄枪的明抢,相对比较低调,不容易出事。

即便如此,还是有多名群众和民警,在绑架案中被他们打死打伤。

此次丰县、砀山县案件又是2条人命,将受害者总数提高到22人。

鉴于歹徒作案如此之多,社会影响极大,又持有军用武器,震动了公安部。

公安部将该案定为督办案件,要求在2001年内务必侦破该案。

专案组经过反复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 歹徒选择的对象,是8到17岁家庭经济状况较好的学生。选择学生的原因是他们社会经验不足,年纪小,不可能抵抗。同时,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家属一般肯定会出钱救人。

第二, 歹徒选择的交接部位和地点多是城乡接合部离公路不远,便于军事作战的地形。这是歹徒的高明之处,他们通常在1省准备,然后去另1省作案,事后立即逃窜到第3省。

各省警方执法一般局限于本省,这就为侦查、抓捕这伙歹徒带来很多障碍,影响了办案的效率。

第三, 歹徒具有一定的军事素质和射击技能,至少拥有4支以上军用制式枪支,懂驾驶技术。

歹徒中至少1到2人曾经当过兵,能够熟练使用56式冲锋枪、54式手枪和手雷,枪法也不错。

第四, 绑架人质后,固定由1名胖子歹徒与家属联系,操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因人质年龄都太小,不能辨别具体是什么口音,只是偏向于是河南人。

第五, 绑架后,交接的时间比较紧,一般为当天交接或不超过次日,不长时间周旋,要么勒索成功,要么杀害人质。

这也是歹徒厉害之处。短平快的作案,让警方来不及反应。短时间内,歹徒要么拿钱潜逃,要么杀人潜逃,几乎不可能抓住他们。

第六, 作案人员成分复杂,分工明确,一般交钱地和释放人质地不在同一现场。可以看出,这些歹徒作案手段高明,是相当有素养的有组织犯罪团伙。

第七, 歹徒凶恶狠毒、胆大妄为。

(责任编辑:威展小王)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wh3g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上海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407263902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