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政新闻 >

浙江东阳:黑恶势力“套路贷”敛财数亿百人受害

时间: 2019-05-21 15:49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多名受害人联名举报浙江东阳张建军黑恶势力暴力经营“套路贷”猖狂至极

近几年,浙江省东阳市出现多名企业家陷入“套路贷”,被逼跑路或深陷牢狱之灾。随着受害人不断举报和爆料,隐藏在浙江省东阳市的张建军黑恶势力“套路贷”团伙浮出了水面。

张建军,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石潭村人,身份证号码:330724197008011431,系浙江省东阳市建军烟花爆竹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经调查发现,近十年来,张建军团伙以“套路贷”方式,采取虚假诉讼、暴力威胁等手段,肆意侵害他人合法财产权益,短短数年,仅张建军在东阳市法院起诉的民间借贷涉案金额就高达3亿元以上,通过以黑保贷、以贷养黑,以张建军为首的黑恶势力迅速壮大。

套路贷敛财屡试不爽

谁向张建军借钱,谁就会掉进他的套路。2014年5月,金华市永康商人吴福强向张建军借款400万元,约定月息7分,期限3个月。然而张建军却向吴福强账户汇款500万,随即让其从账户中取出现金128万元交给张建军,其中100万元用于虚构借款数额的银行流水,另外28万元是要求借款人支付的第一个月利息。由此张建军设下套路,让吴福强签下500万借条,若不能按期归还400万元本金(其实借款人实际借到的仅372万元)及利息,则可500万元本金起诉吴福强。为了不让吴福强留下证据,张建军通知吴福强带着128万元现金在野外空旷的地方交给他,只有两个人交割。为了方便后续窃取吴福强的财产,张建军同时要求吴福强用其公司价值210万的宾利车作抵押,并在空白二手车买卖合同上盖章。这样按照张建军的要求,双方制造了500万元的银行流水记录,并出具了500万元的借据。后吴福强在归还张建军200万元本金后,无力按期归还剩余本息。借款到期后,张建军利用预先准备好的已盖章空白合同,炮制了1份二手车买卖合同,以93万元超低价格购买了抵押的宾利车,但张建军并未支付车款。同时以吴福强尚欠本金300万元及利息未还为由,向东阳市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在未对宾利车做任何处理的情况下,判定吴强福归还剩余300万元本金及利息。张建军通过这种典型的套路贷模式虚增债权,非法占有了吴福强一辆价值200余万元的宾利车,吴福强还要为此多背负100万元的债务及利息。据笔者了解,张建军用这中套路贷模式放贷并追债屡试不爽,众多类似吴福强的债务人陷入套路,蒙受不白之冤。

虚假诉讼强行占有他人财产

2011年9月,浙江商人徐荷风向张建军借款200万元,张建军以借款行规为由要求徐出具300万元借条,并用已出租给张建军使用的挖机作抵押。2011年12月,徐荷风通过银行转账归还了200万元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张建军以借条已撕毁为由拒不归还原借条。在张建军不享有挖机抵押权的情况下,张建军捏造事由,多次提起虚假诉讼,意图占有挖机。2016年9月3日,东阳市人民法院(2015)东商初字第594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挖机并不存在质押问题。在这种情形下,张建军扔拒不返还挖机,不支付租赁挖机的费用,使徐荷风方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打砸抢胁迫他人被套路

东阳商人赵晓兰先后四次实际向张建军借款772万元,在还张建军826万元后,张建军却说只归还100万元本金,726万元是还的利息,尚有700万元本金未还。2014年9月17日,张建军趁赵晓兰儿子葛项峰结婚前夕,带人前去讨要债务,并要求其重打欠条。张建军为达到目的,带人将葛项峰婚房中的贵重家具、红酒、结婚照、手机等砸毁,并以强逼葛项峰吃粪便和要将其丢进冷东水库相威胁,威逼赵晓兰出具了1075万元的借条,并逼迫赵晓兰配合制造了相应的银行流水。2015年4月,张建军向东阳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张晓兰及其儿子葛项峰归还1075万元本金及利息,赵晓兰儿媳迫于家庭巨大债务压力,最终夫妻离婚。

藐视法律,滥施暴力,泯灭人性

浙江东阳商人王召良,在当地经营采石场。2012年5月至2014年下半年,王召良向张建军借款金额总数180万,实际已归还170余万元。截止2015年上半年,张建军认为王召良之前欠下的利息有100万元,就迫使王写下100万的借条,并通过银行打款随后提走现金的方式完善“证据”。随后,张建军持借条向法院诉讼,判决执行款项高达300多万元。2014年至2018年,张建军多次纠集社会黑恶势力人员对王召良及家人进行多次暴力催债和威胁恐吓,还曾冒充公安人员对王召良的父母进行恐吓威逼(浙江省金华市巍山派出所有报案记录),并指使社会闲散人员到王召良经营的采石场强行拉走塘渣(建筑材料)30多车,价值人民币十几万元,分文未付。在张建军的暴力恐吓下,王召良妻子吕淑翔承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 2019年1月3日下午4时许,吕叔翔在家中自缢身亡,在极度绝望中抛下了18岁的女儿和7岁的儿子离开了人事,王召良家破人亡。

遭遇张建军“套路贷”的远不止上述几个人,笔者在调查了解过程中就收到数十个受害人实名举报线索。

张建军在东阳市人民法院起诉的民间借贷案件有一百件之多,涉案金额3亿多元,属典型“职业放贷人”,其放贷资金何来?法院审理的多起案件已发现张建军虚假诉讼,为何没有移交相关部门处理?张建军纠集人员寻衅滋事、暴力讨债,受害人也曾报案,公安机关为何置若罔闻?当地强权部门到底和张建军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张建军违规占用集体土地1200亩、在当地生产经营烟花爆竹十几年零纳税却无人监管,保护伞又是谁?后续将跟踪报道。

转载地址:http://www.zjzxjm.com/shipin/2019/0521/7725.html

(责任编辑:314127396)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wh3g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上海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23129944为你服务